取消
溫馨提示:
敬愛的用戶,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會導致頁面瀏覽異常,建議您升級瀏覽器版本或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

中國數字貨幣對比瑞典電子克朗:功能相似 技術分叉

來源:互鏈脈搏 2020-02-25 10:25:14 數字貨幣 電子克朗 區塊鏈
     來源:互鏈脈搏     2020-02-25 10:25:14

核心提示中國的數字貨幣和瑞典的電子克朗,使用的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技術路線,這為以后全球央行CBDC的發行提供了不同的解決思路。

一個是全球最大的移動支付國家——中國;一個是全球非現金使用比率最高的國家——瑞典,正成為國家主權信用數字貨幣的領跑者。

上周,瑞典央行宣布,已開始測試電子克朗(e-krona),并計劃至明年2月份技術測試。1月10日,央行微信公眾號發布“盤點央行的2019金融科技”稱,央行基本完成法定數字貨幣頂層設計、標準制定、功能研發、聯調測試等工作。——此消息說明,央行數字貨幣的技術問題已經解決,蓄勢待發。

不同于之前一些國家發行的“石油幣”、“黃金幣”——以物權為抵押的數字貨幣,中國的數字貨幣和瑞典的電子克朗都建立在國家信用之上,是信用貨幣數字化的具體體現,它們的產生,更具標志意義。

而中國的數字貨幣和瑞典的電子克朗,使用的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技術路線,這為以后全球央行CBDC的發行提供了不同的解決思路。

時代產物

2016年12月,中國人民銀行(中國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成立,標志著中國官方數字貨幣正式走上軌道。同是2016年,英國、加拿大等也開展了央行數字貨幣的具體研究工作,但因為種種原因,英國、加拿大等在數字貨幣的研發上慢了下來。反倒是晚一年立項的瑞典央行后來居上(2017年3月中旬,瑞典央行正式啟動數字貨幣項目)。

中國、瑞典目前成為央行數字貨幣跑在前面的國家。(雖然去年年底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指示,政府應在2020年完成對國家央行數字貨幣(CBDC)的測試。但從技術實現來看,會有一定的困難。)這或許跟中國、瑞典貨幣發展階段有關。

中國和瑞典已經成為全球支付領域的兩座標桿。

中國在移動支付領域全球第一。據普華永道會計事務所發布的《2019年全球消費者洞察力調查》顯示,在全球范圍內,中國使用移動支付的比例達到86%,普及率位居全球第一。排在中國后面的大都是中國周邊國家,包括泰國、中國香港、越南、印度尼西亞、新加坡、中東、菲利賓、俄羅斯、馬來西亞等。

而瑞典在無現金使用率方面是全球第一。由咨詢和技術服務公司凱捷(Capgemini)與巴黎銀行(BNP Paribas)聯合編制的《2018年世界支付報告》顯示(截至到2016年數據),瑞典高居無現金使用第一名。緊隨其后的是清一色發達國家,包括美國、韓國、芬蘭、澳大利亞、丹麥、荷蘭、英國、盧森堡等。

另據統計,2018年,瑞典只有2%的消費額使用的是現金,也就是說98%的都是通過其他支付方式。

上述兩項統計分別代表了移動支付和信用卡支付的兩大陣營。中國、瑞典分別是兩大陣營的領頭羊。這為兩國堅持不懈開展數字貨幣研究,并推行應用提供了土壤。試想一個仍以現金為主要支付手段的社會,給用戶說,你手機里的這些數字就是你的錢,用戶能放心嗎。

兩國數字貨幣還有諸多相似處。比如,都設計為雙層結構,即中央銀行發行,商業銀行投放,如此做不改變現在的貨幣投放路徑和體系,這樣就充分調動了市場的積極性,也是數字貨幣能夠順利產出阻力最小的路徑。

兩國數字貨幣都用于M0,替代一部分現金,并不會替代M1或者廣義貨幣M2。這是因為兩國的M1、M2都已經數字化,來龍去脈可以追蹤。

兩國央行對比特幣、以太坊等私人發行的數字貨幣也都有成見。比如,瑞典央行認為,數字貨幣集中在私人機構,長遠來看會影響到社會發展,社會支付系統容易被沖擊。

中國央行認為,由于私人發行的數字貨幣方案本身具有匿名性、低成本、跨區域、去中心化、高擴散及高波動性等特征,極易對支付體系、經濟運行及金融穩定性等造成沖擊和影響。

貨幣分叉

從人類歷史來看,貨幣技術是趨向統一的。從五花八門的天然貨幣(貝幣、骨幣、石幣),到金屬筑造貨幣(青銅幣、鐵幣、金幣、銀幣),然后到現在的印刷紙幣,完成了全球貨幣的“大一統”。

然而,中國數字貨幣和瑞典的電子克朗則采用了不同的技術,很可能會形成全球數字貨幣技術的大分叉。

根據目前了解到的信息,央行數字貨幣并未使用區塊鏈。在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2月21日在《中國金融》發表的文章《區塊鏈技術的發展與管理》一文明確:“區塊鏈以大量冗余數據的同步存儲和共同計算為代價,犧牲了系統處理效能和客戶的部分隱私,尚不適合傳統零售支付等高并發場景。”而M0很多場景是用于零售支付的。從央行發表的數字貨幣的相關專利來看,仍然是中心化的系統。

瑞典的電子克朗明確使用分布式賬本(區塊鏈)。根據瑞典央行2月份的報告,該國數字貨幣項目由埃森哲(Accenture)牽頭并基于區塊鏈聯盟R3的Corda構建。(目前,市場對分布式賬本和區塊鏈的關系還有所分歧,但瑞典央行認為它們是一回事,原文是:“This technical solution will be based on 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DLT),often referred to as block-chain technology.”)

(電子克朗示意圖)

2017年,瑞典央行也懷疑過區塊鏈是否能用于數字貨幣,2017年,瑞典央行發布關于電子克朗的第一份報告指出區塊鏈是“一個薄弱、麻煩且未經嘗試過的技術,——全球范圍內考慮發行數字貨幣的中央銀行家仍未確定是否使用這一技術。”

在當年,區塊鏈技術在央行數字貨幣領域確實遭遇滑鐵盧,加拿大央行做過實驗,基于區塊鏈的數字貨幣并不好用。加拿大央行發表了報告《央行數字貨幣:動因和啟示》。報告結論對基于區塊鏈的央行數字貨幣一頓猛批,包括系統不如中心化系統好,沒有節省成本、安全風險高等。

瑞典央行最終選擇使用區塊鏈,或許跟Corda的出現和滿足金融需求有關。Corda是所有的分布式賬本平臺里“長得最像銀行的”。它出自銀行業務大咖們之手,在架構設計上充分考慮了商業銀行與商業銀行之間,商業銀行與它們的商業客戶之間業務上互聯互通互操作的復雜需求,特別是對銀行這類機構內部涉及合法合規穩健運營的要求有著十分深刻的理解。比如,Corda可以實現監管介入,體現在Corda的如下一些技術環節:(1)許可環節,可提出實名制要求、設置準入條件、通過證書和名字服務將監管要求落地;(2)運營環節,可賦予監管節點訪問一切節點上本地數據庫的權限,獲取全部交易數據,達到“看穿式”效果;(3)應急處置環節,可賦予特定節點進行應急處置操作的特權,包括但不限于暫停交易、糾正錯誤交易等。

性能上,Corda也具有優勢。美國的金融清算中心曾對各種主要的區塊鏈進行了性能測試,Corda和Digtial Assets可以在5-6小時擴展到6000TPS,另外兩個項目Fabric和Quorum,直接崩潰了。

然而和中國數字貨幣相比,電子克朗在大規模交易性能方面可能還有所落后。

中國央行數字貨幣技術上和電子克朗另外一個顯著區別是,中國央行數字貨幣支持雙離線支付,電子克朗好像壓根就沒有考慮這件事。這意味著,在沒有網絡、網絡堵塞的交易環境中,中國數字貨幣技術更占優勢。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月份,瑞典央行與歐洲央行、英國央行等組建了央行數字貨幣(CBDC)小組,共同評估CBDC的可能性。該小組成員還包括日本央行、加拿大央行、瑞士央行和國際清算銀行(BIS)。如果電子克朗測試效果較好,很可能被上述發達國家使用。

中國數字貨幣其技術標準能否輸出全球,會否形成兩大數字貨幣技術陣營,可拭目以待。

(制表:互鏈脈搏)


責任編輯:Rachel

收藏

為你推薦

收藏成功

確定
浙江十一选五app 2019股票配资平台网址 广东麻将推倒胡下载 j2联赛积分榜 下载腾讯麻将来了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给力 快3开奖l结果 股票配资余额 3d开奖号码结果 闪电配资 2018欧联杯赛程 天津市快乐十分一定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pk10公式 陕西打麻将必胜绝技 股票配资平台 南昌胡牌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