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溫馨提示:
敬愛的用戶,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會導致頁面瀏覽異常,建議您升級瀏覽器版本或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

金融科技市場四強爭霸?各有各的難題

隗樊 來源:億歐 2019-06-10 18:22:32 銀行 金融 金融科技
隗樊     來源:億歐     2019-06-10 18:22:32

核心提示2018年是金融科技的變革之年,隨著金融強監管和互聯網流量紅利日漸被瓜分,ToB業務已然成為金融科技公司爭奪的下一個風口。

2018年是金融科技的變革之年,隨著金融強監管和互聯網流量紅利日漸被瓜分,ToB業務已然成為金融科技公司爭奪的下一個風口,金融科技市場新進的玩家越來越多, “四強爭霸”格局初步形成。

建信金科、民生科技等由傳統銀行科技部門在人員編制限制或支撐業務發展等多重因素下獨立進行科技輸出;神州信息、長亮科技、宇信科技、信雅達等一批長期服務于銀行、有一定業務積淀和客戶資源的傳統IT服務商占領固有陣地。螞蟻金服、京東金融、騰訊金融科技、度小滿金融等互聯網巨頭在“去金融化”的要求下強勢介入;第四范式、百融云創、同盾科技等一大批專注于風控、營銷、反欺詐等環節的原生型金融科技公司整合新興數據與技術“跑步”入場。

從銀行的角度來看,四類服務商之間的差異點有哪些?誰將會成為服務銀行的 “最強王者”?億歐金融就上述問題采訪了行業相關人士,刻畫出四類技術服務商的市場畫像。

傳統銀行IT廠商:大而全的“百貨商場”

以神州信息、長亮科技、宇信科技、南天信息、信雅達等為代表的傳統銀行IT廠商最早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為銀行提供科技服務,深耕中國銀行業信息化建設多年,底蘊比較深厚;公司中有大量高管出身于銀行,對銀行業務的理解比較深;服務內容比較全面,從前端的渠道建設如網銀、手機銀行,到中間的各種移動產品和技術平臺,如核心業務系統、中間業務系統、微服務平臺、ESB平臺,再到后端的數據類系統、監管報送、風險管理系統等,提供全方位的產品和解決方案。因為深耕銀行業近30年,這些廠商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項目實施和團隊管理體系;此外,在價格方面,充分市場化,是中小銀行承受得起的技術和人力報價。

但當前傳統銀行IT廠商正面臨著強烈的市場沖擊。隨著普惠金融訴求的擴大化、政策向小微金融、農村金融傾斜的力度加大,銀行希望通過降低獲客成本、風控成本、運營成本,提高效率同時提升用戶體驗,來覆蓋中小微企業和更廣泛的消費者,因而對于智能決策、智能營銷、智能風控、智能運營、智能客服等新興技術的應用需求爆發。傳統銀行IT廠商由于無法提供這些細分領域的新興技術服務,正面臨被洗牌的危機。

傳統銀行IT廠商的服務形式以項目制和人員服務為主,由于提供的解決方案比較多,相應的項目運營成本和人員管理成本比較高,在進行轉型時,組織架構和人員都是包袱,“轉身比較難”。這些公司多為上市公司,如果在創新技術和創新業務上投入更多的精力,部分IT廠商需要拋棄以往低端的人員外包服務,同時短期內上市公司在營收上也會相應下降,傳統銀行IT廠商正處于“變與不變”的十字路口,能否犧牲短期的營收、拋掉過往的“成就”來獲得未來的轉型考驗著IT服務商的魄力與定力。

銀行系金融科技公司:背景強大的“旗艦店”

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脫胎于母行,在經歷了電子化、數字化發展階段之后,銀行迎來了開放融合、走向場景的新階段,銀行自身的技術沉淀,可以向同業、銀行上下游的合作伙伴以及銀行所服務的客戶進行產品化輸出。

業內人士表示,依托于母行豐富的業務資源、強大品牌溢價優勢和信用背書能力,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很容易獲取銀行客戶訂單。

但在產品適配、服務理念、人力資源供給等多方面,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都面臨難題。

在產品方面,目前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的銀行都是頭部大行,這些子公司依托于母行的一整套系統向外進行技術輸出,雖然系統比較成熟,但不是市場化的產品體系,可以適配不同銀行的差異化需求,由于產品與母行的技術架構和業務架構密切相關,在將業務系統輸出給中小銀行時,需要經過大量改造和市場化重新封裝。

在服務理念上,銀行系金融科技公司的技術人員來自于銀行體制內,甲方心態比較嚴重,很難在短期內建立起市場化的服務響應機制和溝通管理機制。

在人力供給上,銀行系科技公司的人力缺口很大。銀行系科技公司雖然有一定的技術人才,但都是體制內的,人才招聘、晉升、保留與市場化的人力資源體系有很大的差異;甚至有業內人士表示,非市場化的人力供給和人力資源體系是當前銀行系金融科技公司技術輸出時最大的挑戰。人力資源緊缺直接映射在服務價格上,據億歐金融了解,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的人力單價是傳統銀行IT廠商的5-7倍。

此外,目前大部分銀行系金融科技公司以服務母行為主,這種背景下,向比母行體量較小的銀行輸出解決方案時,如果母行在某個具體的細分領域或地域與輸出銀行有競爭,中小銀行客戶還會考慮同業競爭的問題。

互聯網巨頭:走在市場前列的“奢侈品店”

在金融強監管的背景下,以螞蟻金服、京東數科為代表互聯網巨頭從2018年開始強調“去金融化”,對外進行科技輸出。相比于銀行,互聯網巨頭大多不具備資金端和資產端產品的設計能力,即便具備這種能力,也沒有海量的資本金來進行金融產品運作,因此他們希望通過向銀行賦能、深度介入金融市場。

在優勢方面,依托于服務互聯網用戶的業務與技術經驗,互聯網巨頭在微服務分布式應用架構、分布式事務處理、分布式數據處理等更加考慮互聯網高并發、海量交易、海量客戶數據狀況的技術方面走在市場前列,也推動了中國IT行業的去IOE、國產化進程。

但互聯網巨頭對于銀行業務的理解是最弱的。體現在技術上,互聯網巨頭只做底層基礎技術平臺,不做上層具體應用方案。由于沒有銀行業務的背景知識,互聯網巨頭往往需要請金融IT服務商或咨詢公司幫助進行業務規劃和業務咨詢;同時,巨頭們也面臨著技術實施人員緊缺的問題,反映在價格上,BATJ的人力成本甚至高出銀行系金融科技公司。億歐金融從內部人士獲悉,螞蟻金服的BPaaS平臺向某農商行報價時,人力的實施成本是30萬/人。簡而言之,互聯網巨頭有非常強的技術優勢,但對銀行業務理解不深入,只能提供技術平臺類產品,同時,技術人員匱乏,項目實施能力和管理能力很弱,產品和服務的市場價格很高。

原生型金融科技科技公司:小而美的“精品店”

原生型金融科技科技公司很多都是從移動互聯網發展中衍生過來的,看到了銀行數字化轉型過程中的機遇,圍繞智能化營銷、智能風控等細分領域進行研發創新、向金融機構進行賦能。

相比于前三類技術服務商,原生型金融科技公司專注于利基市場,市場反應速度很快,技術非常創新,壁壘很高。這類公司往往是在某一個具體技術領域取得突破之后形成自己的產品和服務,比如第四范式圍繞AI在銀行的落地應用,同盾科技圍繞大數據風控輸出風控模型。服務模式上,原生型金融科技公司向銀行輸出業務服務,只需要與銀行進行接口對接,而非輸出技術和產品,幫助銀行搭建一整套系統。

原生型金融科技公司的弱點在于沒有全面的技術和產品體系,產品線相對比較單一,對于銀行而言,其技術是在某個創新點上的積極有效補充,而不是全套的端到端的產品和服務。此外,原生型金融科技公司基本是創業公司,由于技術研發所需的投入非常大,中小公司會為了融資需求或與大行合作的案例背書而犧牲價格,短期內利潤有限,一旦技術的市場認可度下降,這類公司將面臨倒閉風險。

目前來看,傳統系、銀行系、巨頭系、創業系金融科技公司都遠未武裝起無堅不摧的盔甲,金融科技市場格局看似涇渭分明,實則孕育著一場大變局。

責任編輯:陳愛

收藏

為你推薦

收藏成功

確定
浙江十一选五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