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溫馨提示:
敬愛的用戶,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會導致頁面瀏覽異常,建議您升級瀏覽器版本或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

首張個人征信牌照花落百行征信 幾大問題待解

孫爽 來源:零壹財經 2018-02-23 08:43:43 征信 牌照 政策速遞
孫爽     來源:零壹財經     2018-02-23 08:43:43

核心提示2月22日,人民銀行官網發布《設立經營個人征信業務的機構許可信息公示表》。表格信息顯示,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獲得人民銀行準予行政許可決定書。

首張個人征信牌照花落百行征信 幾大問題待解

  一、“花落”百行

  2月22日,人民銀行官網發布《設立經營個人征信業務的機構許可信息公示表》。

  表格信息顯示,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獲得人民銀行準予行政許可決定書,許可內容為個人征信機構設立許可及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任職資格核準,許可文件編號為“銀征信許準予字[2018]第1號”,有效期至2021年1月31日。

  百行征信法定代表人為朱煥啟,營業場所為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深南大道1006號深圳國際創新中心E棟(零壹財經注:這一信息為首次公開披露,我國另外兩家具有央行背景的個人征信機構央行征信中心和上海資信分別位于北京和上海)。

首張個人征信牌照花落百行征信 幾大問題待解

  1月4日,央行發文稱已受理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籌)的個人征信業務申請,根據《征信業管理條例》、《征信機構管理辦法》等規定,將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籌)相關情況予以公示。公示期限為1月4日至1月13日。

  二、中國首張個人征信牌照誕生歷程

  2013年,國務院公布《征信業管理條例》,明確我國個人征信實行牌照制。

  2015年1月,央行下發《關于做好個人征信業務準備工作的通知》,要求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騰訊征信有限公司、深圳前海征信中心股份有限公司、鵬元征信有限公司、中誠信征信有限公司、中智誠征信有限公司、拉卡拉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華道征信有限公司做好個人征信業務的準備工作,準備時間為六個月。

  直至2017年市場傳出“央行親批,互金協會牽頭成立信聯”,我國亦未發出一張個人征信牌照。當年的征信監管動態顯露出市場格局的變化:

  4月21日,央行征信管理局局長萬存知在“個人信息保護與征信管理國際研討會”上回應道,“大家望眼欲穿,為什么到現在還沒有發牌照。我在這兒想講一下,主要有幾個沒想到。

  “第一個沒想到的是,發完通知對8家機構進行個人征信業務準備,剛起步就碰上互聯網金融整頓,互聯網金融整頓到現在還沒結束。換句話說是互聯網金融業態到現在也不穩定,也不定型,在這個領域做征信業務怎么做?是需要研究的。

  “第二個沒想到的是沒想到社會公眾對個人信息保護的意識空前高漲,對8家機構要求更高了。

  “第三個沒想到的是這8家機構實際開業準備的情況離市場需求、離監管要求差距那么大,這是我們始料不及的。所以綜合判斷,8家進行個人征信開業準備的機構目前沒有一家合格,在達不到監管標準情況下不能把牌照發出去。”

  6月,互聯網金融協會牽頭籌建信聯的消息傳出。

  11月,關于信聯籌建的更多細節被曝光,其中即有前述八家機構各入股8%一事。

  2018年1月央行發布的文件透露了百行征信(前身即為“信聯”)的更多信息:

  持股比例上,百行征信的股東中,互金協會持股36%,前述八家機構各持股8%。

  人事安排上,根據零壹財經整理,高管身份信息如下:

  董事長(兼總裁):朱煥啟:出生于1960年,曾在央行貨幣政策司就職,后轉至人民銀行大連市支行黨委書記、行長兼國家外匯管理局大連市分局局長。近年來,擔任匯達資產托管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零壹財經注:匯達是經財政部和銀監會批準、在國家工商總局注冊登記的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國有獨資非銀行金融機構,被稱為第五大國有資產管理公司)。

  董事:許其捷(互金協會信息科技部主任)、楊彬(互金協會業務三部主任)、奚波(人民銀行清算總中心運行部總經理)、酈永達(中國外匯交易中心信息部主管)、李臣(螞蟻金服高管)、鄭浩劍(騰訊支付基礎平臺與金融應用線副總經理)、邱寒(前海征信總經理)、唐凌(拉卡拉集團高級副總裁,拉卡拉集團擁有拉卡拉征信)、陳向軍(銀之杰(300085)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銀之杰是華道征信第一大股東)

  監事:陳波(中國金融電子化公司總經理)、毛振華(中誠信集團創始人,中誠信集團擁有中誠信征信)、盛希泰(中智誠征信法定代表人,曾任華泰聯合證券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谷國良(鵬元征信有限公司總經理)

  三、拿牌后,百行面臨的問題

  時隔三年,央行終于發出我國第一張個人征信牌照,并且如市場所料,牌照發給了百行征信。然而,零壹財經認為,百行征信仍然面臨許多問題:

  (一)定位問題:服務誰?

  根據公開信息和財新報道,信聯致力于納入央行征信中心未能覆蓋到的個人金融信用數據,數據來源將是“200多家網貸公司、8000多家縣域的小貸公司、消費金融公司等”。

  財新援引征信管理局局長萬存知的話稱“央行初步的思路是,個人征信機構按照業務范圍分類監管;持牌金融機構的信息由央行征信中心采集,新成立的綜合類個人征信機構采集持牌金融機構以外,特別是互聯網領域的個人信用信息,兩者都可以給銀行或銀行以外的機構提供服務。”

  問題來了,如果信聯只能采集非持牌機構客戶的信用信息,不能采集銀行等持牌機構客戶的信用信息,讓它給銀行提供服務是不是一種權利與義務的不對等?信聯的數據提供方愿意在無法獲得銀行數據的情況下向銀行提供自己客戶的信用信息嗎?

  此類非持牌機構可以要求客戶自行提交央行征信報告(主要記載信息主體與銀行等持牌機構發生信用交易的記錄),但這并非實時的,而信聯致力于成為一個實時提供個人信用信息的平臺。如是,這是否意味著,銀行等持牌機構可以從信聯獲取個人實時信用信息,卻根本無需提供自身客戶的信用信息?

  如果認為持牌金融機構以外的個人信用信息主要掌握在互聯網金融機構手中,上述問題牽扯到一個更深刻的話題:如何看待“傳統金融”與“互聯網金融”的界限?

  事實上,這一界限十分模糊,僅從互聯網金融協會會員的構成來看,不止包括網貸平臺等非持牌機構,還包括銀行甚至證券公司等持牌金融機構。

  實踐中,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的客群在下沉,而很多互聯網金融公司也并不是像它們聲稱的那樣只服務銀行服務不到或者服務不好的人群,我們經常可以看到互聯網金融公司要求借款人提供自己是否有信用卡的信息。

  在借貸的本質上,“傳統金融”和互聯網金融做的都是給借款人授信、加杠桿的事,只是相當一部分互聯網金融的表現形式是民間借貸的線上化。根據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強調的功能監管原則,不管是“傳統金融”還是互聯網金融,只要做的業務性質相同,就應該接受相同的監管。征信上,兩者也應該融合。

  另外,這牽扯到如此定位信聯能否實現我國建立覆蓋全社會的征信系統的初衷——降低社會風控成本。如果不打通持牌與非持牌金融機構征信的界限,放款人將仍然不能有效識別借款人的信用狀況。

  要解決這一問題,信聯與央行征信中心之間應建立數據共享機制,應安排好持牌機構與非持牌機構之間的信用信息共享,應確立可互通有無的數據報送標準,否則我國信用服務生態可能又多出一座“數據孤島”。

  還有一個重要問題:如果按照萬存知此前撰文界定的征信范圍——共享債務人的債務信息,即征信僅與金融相關的話,當前的金融監管動向是——凡是做金融就要持牌經營,這就意味著信聯采集非持牌金融機構持有的個人信用信息的目標十分尷尬。

  (二)數據來源于哪?

  百行征信和上海資信一樣,并不擁有對互金機構的“管轄權”。在“血緣”或者說基于此的行政強制力上,上海資信由央行控股,而互聯網金融協會在行政上甚至與央行是脫鉤的,只是行業自律協會。

  在會員數量上,2017年3月,互金協會公布了首批會員名單,共408家,包括銀行、證券、保險、基金、期貨、信托、資產管理、消費金融、征信服務以及互聯網支付、投資、理財、借貸等機構。而僅在P2P網貸平臺方面,根據零壹數據,2017年10月底我國正常運營的P2P網貸平臺數高達1564家。即便這408家會員機構全是P2P網貸平臺,覆蓋率亦僅為26%。

  也就是說,如果僅依靠互金協會會員機構報送信用信息,百行數據來源可能不足、無法有效實現初衷。

  那么,入股能解決數據來源問題嗎?芝麻信用會因為8%的入股而交出自己掌握的個人信用信息數據?

  另外,給八家機構同樣入股比例的做法也值得考量。八家機構中僅中智誠未直接或間接涉足放貸業務,這意味著,僅中智誠無自有信貸數據。這可能導致這八家機構共享信息的意愿不同。

  零壹財經此前曾在《拆解“信聯”:要完成使命,這三方面不應忽視》一文中提出,即便百行征信甫一誕生即獲得個人征信牌照,不擁有對非持牌金融機構的管轄權,亦難以要求此類機構上報數據。恐怕唯一能“掃清障礙”的是另行出臺法律法規,強制要求凡是從事金融業務的機構必須向征信機構報數。

  這里不妨參考域外經驗。

  1、印度

  這方面可資借鑒的是印度。10月4日,印度儲備銀行(RBI,印度央行)發布了P2P監管指引,其根據《印度儲備銀行法》編制。上述指引明確提出印度P2P借貸平臺業務實行牌照制,申請“非銀行類金融公司-P2P平臺”牌照的公司需要滿足的條件之一即為“成為所有信用信息公司的成員/會員,并向這些公司提交數據(包括歷史數據)”。

  這份監管指引要求申請P2P牌照的公司:

  保存信用信息(與平臺上借款人的交易相關的),每月更新(或者更短,這取決于P2P和信用信息公司的協議);

  采取所有必要措施保證信用信息是及時、準確和完整的;

  取得相關參與方獲取其信用信息的同意。

  這里僅討論了P2P網貸平臺,明顯和印度不同的是,我國P2P網貸平臺由銀監會監管,實行的是備案而非牌照制,它是一種典型的非持牌但卻擁有借款人信用信息的機構。從理論上講,是信聯的重點采集對象。信聯要完成互聯網金融征信的目標,應由銀監會聯合相關部分出臺監管政策要求P2P網貸平臺向其報送數據。

  2、日本

  日本有三大信用信息機構(CIC、JICC和KFC),其中,CIC由《貸款業法》和《分期付款銷售法》指定,JICC由《貸款業法》指定。

  3、韓國

  韓國原全國銀行聯合會(KFB)是指定的信息收集機構(PCR),它以《信用信息的使用及保護法》(1995年施行)為基準,收集個人信用使用情況。所有的金融機構都必須對KFB上報個人信用信息。

  總結來看,百行征信面臨許多市場關切:

  1、定位方面

  如果百行征信只采集持牌金融機構以外的信用信息,而我國金融監管的思路是“凡是做金融都要持牌經營”,百行征信是否會面臨采無可采的尷尬境地?百行征信能實現覆蓋持牌金融機構以外信用信息的使命嗎?

  2、牌照方面

  上海資信會獲得個人征信牌照嗎?央行征信中心會改制為公司并獲得個人征信牌照嗎?百行征信將與央行征信中心和上海資信數據打通嗎?

  如果將“獨立第三方”作為獲得個人征信牌照的前置條件,百行征信符合這一條件嗎?

  我國是否還允許(其他)民間征信機構存在?據筆者了解,八家之外,另有百余家機構曾申請個人征信牌照,其中相當一部分符合監管對“獨立第三方”等征信業準入門檻的要求。 百行征信一出,此類機構如何自處?還能獲得牌照嗎?如果不能獲得,是否會被清退?

  入股百行征信后,八家機構的身份和其他經營與它們類似業務的機構有何不同?如果不給八家發牌,而給百行征信發牌,并允許八家機構入股信聯,這是否是在事實上認可了八家作為“合規征信機構”的地位?如果八家機構不能作為“征信”機構而存在,甚至名字中不能帶有“征信”或“信用”二字,其被允許經營的“數據服務”具體是怎樣一種服務?與征信有何區別?

  3、法律法規方面

  如果要助力百行征信完成使命,是否應立法強制要求擁有信用信息的機構向其報送數據?

浙江十一选五app 单打羽毛球规则 理财靠谱的 上海股票配资 北京快3多期开奖结 中超亚冠名额分配 四川血战麻将免费下载 pk10玩法 基金配资条件 快乐12选5 股票配资怎么做 JJ大众麻将下载 炒股软件能赚钱吗 福州麻将规则图解 期货配资·杨方配资平台 微乐吉林麻将 什么是私募基金

責任編輯:Rachel

收藏

為你推薦

收藏成功

確定
单打羽毛球规则 理财靠谱的 上海股票配资 北京快3多期开奖结 中超亚冠名额分配 四川血战麻将免费下载 pk10玩法 基金配资条件 快乐12选5 股票配资怎么做 JJ大众麻将下载 炒股软件能赚钱吗 福州麻将规则图解 期货配资·杨方配资平台 微乐吉林麻将 什么是私募基金